变相从事网约车?嘀嗒哈啰被提醒式约谈后回应

2020-12-09 16:52:11 网络整理 7

  原标题:变相从事网约车?嘀嗒哈啰被提醒式约谈

  嘀嗒:“附近订单”功能修正为“临时路线”;哈啰:已针对提醒式约谈进行整改

  12月8日,交通运输部官网消息显示,12月7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了提醒式约谈。

  顺风车到底是不是网约车?如何防范平台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

  嘀嗒出行回应称,顺风车和网约车存在诸多本质不同,但部分产品功能在公众认知中也容易发生混淆,将“附近订单”功能修正为更能精准反映顺风车本质特征的“临时路线”功能。哈啰出行则表示,启动了部分产品的优化相关动作,优化后的产品将于近期上线。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当前顺风车行业制度法规还不够明确,行业健康发展离不开相关部门、行业、用户的共同监督。

  追问1

  “顺风车”是不是“网约车”?

  交通部:不属于,无需办理相关许可

  作为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顺风车有助于环保节能、减缓交通压力。

  但2018年,滴滴顺风车因安全事件下线之后,顺风车行业迎来大变局,越来越多出行平台加入顺风车市场,包括高德顺风车、哈啰顺风车、曹操顺风车。此外,还有一些区域性顺风车玩家,比如拼客顺风车、阿尔法顺风车、一喂顺风车。

  实际上,顺风车发展这么多年,用户对其认知不尽全面。11月份,有网友向交通运输部询问:“顺风车算不算网约车,要不要办网约车资格证等?像我上班路程三十公里,要是能顺个车费,能减轻不少生活压力的。”

  当时,交通运输部回应称,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这里所称的合法的私人小客车合乘与网约车经营性客运服务有很大区别,不需要办理网约车相关许可。

  “但应当符合以下要求:一是应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二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合乘车辆;三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四是每车每日合乘次数应有一定限制。”交通运输部强调。

  2018年以前,顺风车领域就只有滴滴、嘀嗒两大玩家。2018年滴滴顺风车发生两起安全事件之后,顺风车行业全面进入整改阶段,相关规则也日益清晰明确。若是按照各地监管部门最新的要求,车主在合规的顺风车平台上每日接单次数有所受限,大部分在2-4单。

  “提醒式约谈表明,作为新生业态,顺风车和网约车存在诸多本质不同,但部分产品功能在公众认知中也容易发生混淆,因此,平台的产品和功能设置应更加精准反映顺风车本质特征,并及时向公众做好普及和沟通。”嘀嗒出行在回应中强调,坚决抵制非法营运,不把顺风车做成廉价网约车。

  事实上,国内顺风车仍处于初级阶段。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顺风车市场的交易总额预计将由2019年的人民币140亿元增加至2025年的人民币113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将为41.8%。

  追问2

  如何防范顺风车变相从事网约车?

  分析:限制接单数、规范顺风车合乘价格

  此次约谈指出,近期媒体多次报道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产品有关问题,主要是“附近订单”功能偏离顺风车本质,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

  对此,嘀嗒出行表示,已将“附近订单”功能修正为更能精准反映顺风车本质特征的“临时路线”功能。嘀嗒出行介绍,“临时路线”和“常用路线”一起,共同受到平台每日接单次数及合乘价格限制,合乘价格为当地商业运营车辆定价50%左右的一口价,在嘀嗒平台上,任何顺风车主都无法实现以营利为目的。

  “限制每日接单次数为2-4单,再规范顺风车的合乘价格低于运营车辆定价50%,如果这个规则能够落实,想在顺风车平台上从事网约车业务获利是不可能的。”一位出行行业人士介绍。

  除“附近订单”功能偏离顺风车本质,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安全风险隐患外,此次约谈还提到,一些平台还存在“用户头像显示性别”、“开展长途城际服务”等方面安全风险隐患。

  对此,嘀嗒出行回应,会通过“凌晨1点-5点停服”、“长距离出行仅限800公里之内”、“虚拟头像不显示性别差异”等“场景限制”进一步确保运营安全。

  哈啰出行表示,在11月底关注到交通运输部关于顺风车行业的4点要求后,第一时间对照检查,并积极启动了部分产品的优化相关动作,优化后的产品将于近期上线。

  12月8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登录数个顺风车平台APP,发布行程之后,哈啰顺风车出现一些顺路度较高的车主行程,可供邀请。滴滴顺风车、与嘀嗒顺风车则未出现上述功能。此外,哈啰顺风车可全天候发布行程,滴滴顺风车、嘀嗒顺风车暂停午夜服务。

  “借顺风车之名,行网约车之实”、出行社交化曾是顺风车行业发展的乱象。经过一番整顿之后,行业发展趋于规范。此前,不少出行平台大力发展顺风车业务,由于有接单限制之后,不少出行平台不再重点关注顺风车领域。

  此前曹操出行董事长刘金良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顺风车行业制度法规还不够明确,要达到一定规模推广也需要不小投入,曹操出行对于顺风车业务发展相对比较谨慎。”

  作为交通出行新业态,顺风车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平台出现打擦边球现象也屡见不鲜。前述业内人士表示,“这次只是提醒式约谈,说明相关平台只是存在风险隐患,还没达到违规的程度,对于平台来说也有警示作用,合规运营才是根本。行业健康发展离不开相关部门、行业、用户的共同监督。”

  交通行业专家徐康明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以顺风车之名,行非法网约车之实”的现象,不可能长期被平台企业随心所欲地实施“监管套利”,但确实是一个值得担忧的状况。一些企业存在打擦边球的情况,但交通部有能力辨别哪些是真正顺风车平台。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声明:本文来自新浪财经百家号,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