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安全革命需全方位提升

2021-02-03 10:01:04 人民资讯百家号 15

  敬城 段旭

  近期的国际媒体报道显示:南非、巴西、俄罗斯、英国等先后遭遇变异病毒的袭击。截至1月26日,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00197717例,累计死亡病例2147292例。一个非常大的可能,2021又将是全世界与新冠疫情交织缠斗的一年。因为,变异病毒的出现让本就扑朔迷离的新冠疫情变得更加神秘莫测与难以捉摸。在中国,虽然我们对防治新冠的蔓延采取了健康码、分餐制、非接触支付、人脸识别、核酸检测、打疫苗,甚至春节“有限回乡令”——中国人传承了几千年的全民大迁徙、人口大流动式的回家过年的民族习惯都为之一变——同程数据显示,2021年铁路春运节前车票预售较往年同期下降近六成,春运客流量相比一个月前预测的4.07亿人次下降超过25%……可以说,我们几乎已经启动了我们所能够响应的极致。

  但面对这个疫情新常态,从交通视角观之,生活、经济、发展要向前看,都市交通出行该如何自我革新?尤其是在全社会普遍不敢挤公交、挤地铁、挤拼车,不敢挤春节回家路的避疫心理之下,都市出租车、网约车该如何来一场提振信心的安全革命?

  时间轴,第二个10年的新命题

  有人说,2014年是网约车元年,因为在这一年网约车几乎进入了所有中国移动网民的视野。但不能抹去的历史记忆是:这之前,2010年易到用车、2012年滴滴出行先后上线。当然,2014年2月Uber高调进入中国之后,整个市场迎来了一轮爆发式的扩张和本土化的洗牌,并最终以Uber被滴滴收购而告一段落。随后,神州、神马、首汽、曹操、欧了、宝马、红旗、T3等渐次登场。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国共有214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多少“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出行蛋糕竞争大剧不断上演不断谢幕,又不断重演。

  所以,按照这个不忘吃螃蟹者的时间表计算,中国网约车已经出发并行进了10年。这10年,安全两个字,让多少网约车平台绞尽了脑汁、费尽了心思:那些酒驾、毒驾、疲劳驾、无证驾、斗气驾、直播驾,甚而至于抢劫、骚扰、侵犯女乘客……纷纷露出头,一些行业龙头企业“客满天下,谤满天下”就源出于此。

  这些影响出行安全的网约车危机与乱象,露出头就要给它打下去。滴滴、曹操等率先行动起来:用制度打,建立行业黑名单;用技术打,一键报警;用准入门槛打,有犯罪记录者、有吸毒经历者、无证者一律另请高就……学费一点一点地交,石头一块一块地摸,就是因为安全二字大于天。

  当历史的指针走进2021年的时候,也是中国网约车步入第11个年头的时候。这个时候,头部企业已经出现:交通部近期公布的网约车平台运营数据显示,滴滴、曹操、T3三家的订单量位居行业前三位。面对一时停不下来、一波一波接着来、一点变异又蠢动起来的新冠疫情,面对新形势、新常态、新安全,网约车的带头大哥们应该带个怎样的头?

  基于疫情,从旧安全到新安全

  直面乘客的避疫心理,旧有的安全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新的安全需求。奇虎360谭晓生说,OpenSSL“心脏出血”漏洞是一个安全分水岭,在木马、流氓软件、钓鱼网站、病毒、漏洞威胁等信息安全威胁中,漏洞已经取代木马与流氓软件上升为最主要的安全威胁。把网络安全的演变投射到网约车身上,也是同样的变化:传统的出行安全必须向疫情时期的新安全过渡。

  一场新的网约车安全革命已经箭在弦上——消杀制度化、清洁标准化、通风换气经常化、乘坐体验精细化。

  消杀制度化,即针对车门把手、车内座椅、车窗按键等的消毒杀菌工作要一单一消杀地制度化落实;清洁标准化,要建立一套针对网约车车内司乘环境保洁,驾驶员佩戴口罩与个人整洁、衣物清洁,车窗车门亮洁等的行业标准;冬季是疫情的高发期,而温暖、潮湿、封闭的空间也是瘟疫最喜欢停留的传播滋长空间,只有经常化地通风换气,才能给网约车厢来一场干净、清新的味道革命;更加注重乘客的等待体验、上车体验、乘坐体验、支付体验,在这一连串动作上落地更有针对性、更具精细化、更显人性化的全流程体验,全面满足乘客的避疫心理——并通过管理平台的日常化督促、管理端口的智能化监测、乘客反馈的终端化考量等手段,有效推动线下实施。

  令人欣喜的是,一些颇具责任感的网约车企业已经射出了这支架在弦上的安全之箭:从2020年到2021年,从防无证从业、防危险驾驶、防人身侵害的安全到防瘟疫、防传染的安全,从宏大的安全到细微的安全,一种新的网约车安全模式正在启动。

  行业标准,从自觉化到规范化

  这个新安全的全面启动,既是乘客与市场的需求、监管与社会的要求,也是行业自觉、代表企业先试先觉。而从不同的网约车平台的服务观之,仅靠这些外部要求与企业自觉犹显不足,必须仰仗一套有参照性、可行性、普适性、强制性的行业新标准。

  为什么呢?因为在市场竞争的环境里面,仅仅靠道德与自觉来约束唯利是图的资本,是远远不够的。

  杰克·韦尔奇说:“管理就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把混乱的事情规范化与标准化。”这正破题了疫情大变局下的2021网约车安全管理:一程一消杀、一座一消杀、出车前消杀、收车后也消杀,这是消杀的时间与频次标准;什么情况用酒精、什么情况用消毒液,这是消杀的药剂标准;门把手、车窗键、踩脚垫不留死角,这是消杀的位置标准;车身无污渍、车内无异味、座椅无杂物、驾驶员个人无汗臭等,这是乘坐环境与空间气味的标准;在等待体验、上车体验、乘坐体验、交谈体验、支付体验等一连串动作上无显著违和感,这是体验的标准……有标准有范式,就能有依托、有监测、有考核。

  实际上,这也是与国家防疫工作的标准化相适应:参照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医用防护口罩技术要求》等13项疫情防护新国标,把关于防疫的各个安全细节落实到位,网约车安全新标准就有章可循、有标可依、有违可治。

  未来式,从一家独大到让良币做大

  在2021年的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议上,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表示,“2021年交通运输行业将进一步深化改革,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强化交通运输领域的反垄断。”

  一般经济规律显示,一个市场有一个市场可承载的容量。比如消费容量、环境容量、交通容量等。虽然这些容量也有弹性,但一旦超过这个可承载容量的极值,就会发生变形。比如消费超过极限,物价就会上涨;环境超过极限,大气污染、水污染就会出现;交通超过极限,出行就会拥挤……这就是把市场完全交给自由竞争的弊端,没有调控与规范的市场与竞争必然产生矛盾:一方面优胜劣汰,一方面又劣币驱逐良币。

  这个矛盾的根源,就是希望垄断——一家独大或不断走向一家独大。只有垄断,才更方便收割韭菜。许多网约车企业不信历史是人民书写的,只信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胜者为王,管他良币劣币?为了走上独大,无序竞争、低价倾销、抢夺驾驶员、恶意收集乘客信息等等,无所不用其极。用低价冲、用小平台+驾驶员财产风险极大的以租代购冲、用资本冲,即便伤害到整个出租车市场也在所不惜。面对各地方交通运输局、市场监督局的点名批评的“低价倾销、不正当竞争和向不合规人员派单等违法行为”——一些人竟然不为所动、置之不理,稳坐钓鱼台。

  在2021年国家经济工作会议、交通运输部新年工作会议明确反垄断的大趋势下,我们有理由相信,都市网约车的未来竞争将是一场安全性的竞争、质量型的竞争、性价比的竞争、新能源与亲环保的竞争。这场竞争,绝不会是低价的、铺摊子的、靠数量忽悠资本市场就能取胜的劣币的盛宴。

  结语:

  给大众备足一辆辆安全、整洁、舒适的网约车专驾,辅助并支撑其他各种交通出行,即便继续与疫情交织缠斗,我们的发展速度放缓也不会停滞。恰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1.9%,是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套用一下阿多尼斯的那句名言吧:疫情让我们遍体鳞伤,但伤口处长出的却是翅膀。翅膀在哪里?把这个疫情倒逼的网约车安全革命行动起来、落实到位、延续下去,疫情这块石头就摸得有价值,中国网约车就更安全。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美丽中国研究所、曹操出行大数据研究院)

  声明:本文来自人民资讯百家号,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